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大军师司马懿如何谋得天下?
   发布日期:2017-07-21 09:11 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原标题:大军师司马懿如何谋得天下?

为何曹操要在两个亲儿子之间挑起一场抢夺太子宝座的争斗?

如果分析一下曹丕胜出的原因,传统看法有这样几个:

第一,曹丕智囊团的质量远远胜于曹植。

曹丕的幕僚,司马懿的老奸巨猾大家有目共睹,陈群是汝颍世族的代表人物,吴质智计过人、表现活跃,都是玩政治的老手。相比之下,曹植的帮手丁仪、丁廙人缘极差,做事又过于张扬;杨修始终对曹植若即若离,并不热心。而且这三人都是以文辞见长,至于玩政治,近乎白痴。

第二,朝中曹丕的支持率远远高于曹植。

朝中重臣前后得到曹丕拉拢或为他说话的有荀攸、贾诩、钟繇、毛玠、崔琰、邢颙,等等。至于曹植,则不但不主动拉票,而且还把自己阵营的人推到敌人阵营中去了。邢颙是当时名士,人称“德行堂堂邢子昂”。曹操倾慕其人,任他为曹植的家丞。邢颙对曹植任性而为的作风看不过去,屡屡劝谏,曹植依旧我行我素。总之两人合作很不愉快。以至于在曹操立嗣的问题上,邢颙最后居然力挺曹丕。

另一方面,曹植幕僚的人际关系也极差。作为曹植集团核心成员的丁仪,在朝中属于暴发户式的新贵,不但气焰嚣张,而且得罪了一批老人。如果曹植上位、丁仪得势,朝中局势能否稳定,也是曹操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

第三,曹植本人能力有限。

传统认为,曹植虽然才高八斗,但是实际的政治才干和军事才能实在有限。在夺嫡这样残酷而复杂的宫廷斗争中,表现实在令人大跌眼镜。所以,虽然他在曹操的感情倾向上原本占有绝对优势,但却行为不检、任性而为,输掉了整个的斗争。

如果让这样的人成为魏国未来的主人,如何了得?所以曹丕胜出实在是众望所归。

既然曹丕不但从身份上看是第一继承人,而且从能力上看亦是不二人选,为什么曹操还要大费周折,冒着成为袁绍、刘表第二的风险,在与刘备、孙权争天下的紧要关头,忙里偷闲在两个亲儿子之间挑起一场抢夺太子宝座的争斗呢?

打错算盘的曹操埋下了曹魏覆亡的种子

曹操自有他的剧本。

按照曹操的剧本,他以太子的宝座为诱饵,试图达到三个目的:

曹操的第一个目的是考验满朝文武,看看他们究竟站在曹魏一边,还是站在汉室一边。

曹操如今已经把汉室架空了,他手下的文武,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汉室旧臣。曹操下一步,就是试图使自己的继承人在位极人臣的阶段上更上一层楼。那么,让臣下摆明立场,已经成为当务之急。

但是,曹操不好直接问大家:你们支不支持我儿子篡位呀?因此,曹操以选拔太子为契机,把这个活动搞大,逼重臣们表态。虽然选太子貌似曹操的家事,但是谁对曹操的家事越热心,一定程度上也表明谁对曹操继承人的篡汉大业越支持。

这是高水准的指鹿为马的好把戏。司马懿看出来了。因此他违背了“不干预君王家事”的古训,积极奔走,一方面是为自己进行无本万利的风险投资,一旦将来曹丕掌权自己可以荣华富贵;另一方面则是做给曹操看,表明我司马懿坚决拥护您的子孙继承您的事业。

曹操的第二个目的是借机抬高谯沛集团的地位。

前面提过,谯沛集团是曹操起家的嫡系,是以浓郁的乡党观念、豪强身份和军界权力组合起来的曹魏的重要政治派别。可以说,相比起世家大族的汝颍集团来,谯沛集团才是曹操真正信得过的嫡系。

不过可惜的是,由于阶级身份和文化水准的关系,谯沛集团多为武人,少有能在内朝掌握机要的人物。丁仪兄弟可谓其中的另类。因此,曹操借此机会抬举曹植的地位,也就相应抬举了丁氏兄弟的地位。万一曹植继任,则丁氏兄弟正好借此机会上位,将政权牢牢掌握在谯沛集团手中,从而可以起到打压世家大族的效果。

曹操的第三个目的,才似乎是这场夺嫡的正题:考验曹丕和曹植,究竟谁更适合做太子。

可惜曹操打错了算盘。因为他的这个完美的剧本由于缺少了一个人的配合而显得漏洞百出,甚至埋下了曹魏覆亡的种子。

这个人,就是曹植。

面对父亲的各种考验和试题,曹植都只是被动“应付”而已

首先我们不妨评估一下历史上真实的曹植的水平。这对我们认识曹植,以及认识这场所谓的“太子之争”会有更大的帮助。

一、军事水平:

曹植对自己的军事水平非常自信。他在若干年后给魏明帝曹叡的一份上疏(《太和二年疏》)中说:我过去跟着武帝(曹操)南征北战,对行军用兵的神妙已窥堂奥;如果陛下能让我统兵作战,即便不能生擒孙权活捉诸葛亮,也当俘虏他们的高级将领,歼灭他们的伪军(虽未能禽权馘亮,庶将虏其雄率,歼其丑类)。

这并非不着边际的吹牛,曹植的军事水平获得过曹操的认可。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,关羽水淹七军、威震华夏的危急关头,曹操曾想派曹植统率大军救援前线守将曹仁。

二、政治水平:

同样是魏明帝时期,当时的司马懿已经只手遮天、万人之上了。然而曹植的一封上疏,差点将司马懿这么多年来的苦心经营和偌大家底全盘废掉,可见曹植的政治敏感度和议政能力。这里埋个伏笔,按下不表。

三、学术水平:

当时有位令曹操垂青的名士邯郸淳,“博学而有才章”。他与曹植有过一次会面,曹植与他聊天文(混元造化之端),聊物理(品物区别之意),聊历史(论羲皇以来贤圣名臣烈士优劣之差),聊比较文学和文学史(颂古今文章赋诔),聊政治学和行政管理学(当官政事宜所先后),聊军事(论用武行兵倚伏之势)。

一直聊到大家都闭嘴,没人能接得上话为止(坐席默然,无与抗者)。邯郸淳大开眼界,回去之后三月不知肉味,见人就赞曹植是“天人”。

由此可见,曹植乃是一个罕见的文武全才。只不过他的文学才华过于耀眼而掩盖了其他能力而已。

解释只能有一个:曹植不愿意斗。早在战斗开始前,他就认输了。

仔细观察之前的比试可知,面对来自父亲的各种考验和试题,相比起曹丕的积极行动来,曹植都只是被动“应付”而已,几乎不曾有过主动出击。为了不成为父亲剧本中的傀儡演员,曹植甚至在选拔太子的关键时刻故意纵酒狂欢、放浪形骸,犯下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低级错误。

察觉到太子之争的微妙性

杨修一度打算脱离“曹植集团”

杨修身为曹操的主簿,与曹丕、曹植关系都很不错。杨修曾将一柄名剑赠予曹丕,杨修死后曹丕还睹物思人,可见二人的关系并非如人们所想象的乃你死我活的政敌。

而曹植与杨修的交往,主要在于文学交流;曹植也因杨修的机敏而请求他协助自己应付一些来自父王的考验,杨修碍于人情自然不得不尔。但是杨修察觉到太子之争的微妙性,也一度打算脱离“曹植集团”,但是怎奈何曹植几次三番来求教。面对曹植的纯洁和天真,杨修只好一声长叹,金盆洗手之事也不了了之。

因此,真正努力试图利用这个机会有所作为的,是与曹丕结下梁子的丁仪兄弟。

丁仪不但积极为曹植出谋划策,还利用职务之便害死了公开支持曹丕的崔琰,可谓机关算尽。可惜的是,与曹操一样,丁仪完全没有料到曹植对于争夺太子之事非但毫无兴趣,甚至还有意避之。丁仪发现这一点时早已经骑虎难下,唯有把自己大好的政治前途白白搭在曹植身上。

曹丕终于坐上了太子的宝座,他喜不自禁地搂着身边人的脖子说:“您知道我有多高兴吗?”被搂的这个人叫辛毗,辛毗觉得曹丕的反应不大对劲,回去讲给女儿听。女儿听完,说:“魏国的国祚,大约长不了吧?”

同样察觉到这一点的,可能还有司马懿。何以从曹丕身上看出魏国的国祚短促?如果不处理好眼下的各种危机,恐怕连曹操都要死于非命吧。

因为刘备的兵锋锐进于西,关羽的军势耀武于南。

安得猛士兮守四方?年老多病的曹操望了望满朝的文武,没有一个可以彻底放心的吗?征战了一辈子,居然开始厌倦这种杀伐。

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,曹操不得不强打精神,亲自西征。

http://www.fuhua.cc/CmJUR0YZKp/8214995861.html